八风吹不动,一屁过江来,大咖吹牛被打脸的故事

古时候读书人都讲修身,唐宋时代,达官显耀,上流社会都爱谈禅说妙,所以,看那些唐诗宋词都富有禅的意境。

宋代大咖苏东坡便是这方面杰出代表。他的诗词充满禅机哲理,又富有乐观豪放气质。今天要讲的是这位大咖的一个小故事。

当年,苏东坡在长江北面瓜州做官,江的南面有一座金山寺,与瓜州隔江相望,他与金山寺住持佛印禅师很熟,经常一起参禅论道。

有一天,他觉得自己禅修境界大有进步,诗兴大发,立即提笔赋诗一首:

稽首天中天,毫光照大千。

八风吹不动,端坐紫金莲。

得意洋洋地叫他的书童,给江对面的佛印禅师送去,想让禅师给印证一下境界。

 

禅师从书童手中接过大作一看,摇摇头、笑了笑,拿笔批了两个大字,就叫书童带回去了。

苏东坡看见书童回来了,激动不已,想着禅师一定会赞赏自己修行获得了殊胜的境界,急忙打开一看,却写着“放屁”两个大字,不禁怒火中烧,真是岂有此理,立马乘船过江,去找禅师理论。

 

金山寺就在江边,过了江,佛印禅师早已在岸边等候他了。

苏东坡气势汹汹地,见了禅师就劈头盖脸地质问起来:“你个大和尚!我们是至交道友,今天我写首诗来表达我的修行情况,你不赞赏也就算了,怎么可以说出这么粗鲁的话,来中伤我,你啥意思?”

禅师若无其事地反问:“我怎么粗鲁了?”

苏东坡把诗上批的“放屁”两字拿给禅师看。

禅师看过,哈哈大笑,说道:

八风吹不动,一屁过江来!

 

苏东坡也算是利根之人,听了禅师说的这句话,当下明白,惭愧不已。

苏学士以为自己定力修为达到了不为赞美、辱骂所影响的境界,但是禅师对他情况看得很清楚,只是嘴上会说,实际还是做不到,这不,一个小小试探,原形毕露了。

说这个故事,并不是嘲笑苏东坡,只是借这个故事来提醒自己。

 

苏学士一生还是很有作为的,很年轻就做上了高官,如果选择明哲保身,可以舒舒服服过一辈子,但为了百姓黎明,为了国家大事,坚持立场,与反对者据理力争,得罪权贵,一贬再贬。

但是,就算在被贬期间,他也乐观豪放,不消极厌世,每当贬到一个地方,仍然尽心尽力,做好当地地方官。像他被贬到杭州的时候,带官员和百姓,兴修水利,疏通西湖,建了苏提。

即使他这样修为的人,也难免不被八风所动。而我的修为又不及东坡居士百分之一,何来嘲笑的理由?

 

世间八风,是指世间的称、讥、毁、誉、利、衰、苦、乐,八风吹不动的境界,就是人们受世间称赞、讥讽、诽谤等八风时,内心情绪如如不动,不起波澜。

八风不动,不是个普通境界,是需要长期修行证悟空性后,真正看破世间荣华富贵,如过眼云烟,断除我执,才能达到。

我们世间普通人,所作所为都是在患得患失间度过,常常为了别人一句骂人的话,而愤愤不平;得到别人一句赞语,兴奋不已;无时无刻不为家人孩子担惊受怕。

 

前几天,有一位微商大佬在他的文章里提到“能量级别”,很多人都很好奇,问怎么来测量自己能量级别。

其实,你不用去测量就可以自己知道,衡量能量级别高低标准,其中一个重要表现,就是看你受世间八风吹了后,内心波动得怎么样。

人的身心世界是一个小宇宙,如果能量大,大风吹来,不会受丝毫影响;如果能量小,别人一个白眼,就会气得要死,你的小宇宙就已经被颠簸地天翻地覆。

能量小的人围绕能量大的人转,能量大的人做领导者。

 

像我自己,上周末休息在家,快递到了,他先打电话给我说:“我给你放在门卫上,你自己来拿一下好么?”,我一听,想在家也不给送上门,马上火气上来:“同志,我在家的唉,你们难道都是这样的服务么,难道不是送货上门的么?”

快递还是送上门了,后来,我冷静下来想,其实快递也只是试探性询问,他也不确定每户人家双休日都休息呀,我有什么好发火的呢?

从这件小事看,我的能量级别不高呀!

 

想要达到700的能量,就要向证悟空性努力。如果证悟不了,能达到如古人所说:宠辱不惊,闲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漫随天外云卷云舒,这样也很不错了。

当然,如果没有达到八风不动境界,吹嘘自己达到了,那是有很大过失的,是非常危险的。

过去修禅,教授禅修的师父都是成就者,弟子有没有达到这个境界,他一看便知,骗不了他,如果有人没有证悟而说证悟了,为了对弟子负责,就会棒喝他。

 

当然,写这个文章,也不是要大家去禅修。

希望通过苏东坡的故事,明白了世间八风,对世间看淡一些,不再患得患失,不会死要面子,这样人也会过得轻松自在,节省精力,专心为有缘者做一些力所能及服务,用心输出价值。

 

    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是胡岳伦!

相信本文给了你众多的启发和灵感,如果你渴望每天都能得到,不为人知的赚钱秘诀和营销思路,那就立即加我微信(75851310)为好友。

 

抢沙发

昵称*

邮箱*

网址